云上的街市:书生结识卖花翁,开启了一段奇怪之旅 费生也不推辞

编辑:全球事件网发表时间:2021-04-16 09:54:51浏览:

唐朝时期,有一位名叫费裕的书生,为了一心修业,来到西罗山中,结一草庐,埋首苦读,闲时便在山中四处游荡,访胜寻幽。

这一天,费生正在草庐读书,忽闻得一阵扑鼻异喷喷鼻喷鼻,他循着喷喷鼻喷鼻味,翻过一道山涧,喷喷鼻喷鼻气愈发浓郁,一阵暖风迎面扑来,一个长满了奇花异草的山谷出现在费生眼前,谷内花红柳绿,莺歌燕舞,仿佛瑶池。

费生没想到距离自己草屋不远竟有这样一个好去处,喜得手舞足蹈,在花丛中依依不舍,不过他很快发现了端倪,这些花儿都一陇一陇布列划一,像是有人顺便种下的。

费生顺着土沟往前,只见一座草屋掩映在花丛傍边,院前的石桌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翁正捋着髯毛,喝着美酒,悠然得意的不都雅不雅赏着眼前的美景。

此情此景真让费生羡慕,他恭敬地上前行礼。老翁是个脾气豪爽之人,见费裕高视睨步,便豪情亲热地邀请他坐下喝酒。

费生也不推卸,一杯美酒下肚,醇喷喷鼻喷鼻甘冽,浑身通泰,费生从未喝过如斯美酒,不禁得赞叹道:“好酒!天上的美酒玉液也不过如斯吧!”

老翁笑道:“美酒玉液!西席喝过?”

费生叹道:“小生一介凡人,如能有那样的仙缘,就算去世也无憾喽!”

“哈哈哈,这世事无常,因缘际会之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老翁捋着髯毛笑貌道。

此后,费生便常常过来找老翁喝上几杯,他也曾去山下酒肆中沽酒而饮,却发现喝惯了老翁的美酒,其余的酒就如白开水般淡而诙谐。

而且,那酒喝了此后,费生以为不到饥饿,纵然十来天不饮食也是神采高涨。

是日,费生又去山谷里蹭酒喝,却发现院门伸展,老翁石沉大年夜大海。

费生只得悻悻而归。第二天,费生又去,仍旧没有看到老翁,费生认为稀罕,寻常也没见老翁有什么亲人之类的呀,他能去哪儿呢?

一个月往后,等费生再去的时刻,发现老翁已经回来离去离去了,正扛着花锄在花圃里劳作。

这么多天没有酒喝,费生早就馋得不行,老翁知道他的心计心境,进屋取出大年夜大酒葫芦,二人坐在石桌前畅怀痛饮起来。

三杯酒下肚后,费生不禁好奇地扣问老翁的去向,老翁笑道:“老夫拿这些花儿去换酒了呀,承蒙西席不弃,常常过来与老朽为伴,舍间除了这酒,也没什么好招待的。”

费生一听,便扣问这酒是在哪儿买的,每次都是老翁请他喝,他异样过意不去,如若知道了卖处,他往后也可能做一下东主呀。

老头哈哈笑道:“实不相瞒,这酒呀,还真不是世间通通,西席若有心,老夫倒是可能当西席去一趟。”

费生大年夜大喜,迟钝就要前往,老翁道:“当初可不是时刻,半个月此后,十五月圆之夜戌赓续刻,届时西席再过来。”

此后,费生过活如年地数着日子,究竟捱到十五这一天,费生来到花谷,只见老翁已经收拾好了一筐鲜花。

老翁请费生坐在此外一只箩筐里,交给他一只喷喷鼻喷鼻囊,并且再三叮嘱道:“咱们这一去只能在集市上呆两个时分,西席可能到处走走,但切不成胡乱与人搭讪,这喷喷鼻喷鼻囊可能粉饰西席的凡人气息,万不成遗漏落落,如若集市散去,咱们还不下来,依你这肉胎凡身,就只能摔得粉身碎骨不屈不挠卑躬屈膝了。”

说完,老翁让他闭上眼睛,便挑着担子启程了。费生只听到耳旁呼呼的风声,半晌此后,老翁说了一声:“到了,下来吧。”

费生睁眼一看,自己与老翁正站在一朵白云的边缘,头上一个巨大年夜大的球体散发着盈润的辉煌,一时也分不清那是太阳照样玉轮。

他俩顺着脚下的道路往前行去,薄雾散开,眼前豁然出现一座繁华的集市,市肆鳞次栉比,行人冷冷僻清,统统都与人世艰深无二。

老翁与他约定两个时分此后在此会见,便挑着鲜花走了。

费生以为离奇,不禁得东瞧瞧、西望望。不都雅察看了一阵,他发现在这集市上,都是物物互换,各类各式在世间罕有一见的奇珍异宝被人们拿来互换美酒与各类吃食。

费生摸了摸口袋,他家富甲一方,若要奇珍异宝那还真有几件。

是以他宁神地进了一间酒肆,要了一壶美酒与两样小菜,清闲不迫地啜饮着,一边听着身歪路客念道一些自己从未听过的奇闻逸事。

吃得酒酣耳热,费生遂心如愿又乐不思蜀地出了酒肆,这里的货物尽是他没有尝过的珍馐厚味,不过上来的时机罕有,他还得去更多的中间逛逛。

路上一些挎着篮子的行人引起了费生的把稳,微醺的他跟在人群此后,人不知鬼不觉就进到一座宏伟的大年夜大殿里,费生仔细辨认了一番,也分不清上面供奉的终究是哪些神仙。

正在此时,四处拥挤的人群溘然骚乱起来,大年夜人人纷繁嚷道:“神女出来了!神女现身了!”

费生昂首,只见一座悬空的轮台上一阵金光四射,金光的左右,一位姿容仪表全球无双的丽人端坐此中。

众人纷繁收视返听,对着神女行着三礼九叩之礼。

而费生呢,见到如斯标致的女子,已经灵魂出窍,呆愣在当场。

接管完众人的叩拜,一阵喷喷鼻喷鼻风拂过,神女从轮台飞身而下,纤纤玉手轻轻一扬,一些星星点点的货物闪灼着落在人们身上,现出七彩的光环,这等于神女赐给他们的仙缘了,积聚的仙缘越多,就越能更快地飞升为上仙。

仪式停止,神女带领着几个主子转身离去。而费生已经看不到六合万物,他的眼里只有神女,见到神女脱离,他便痴痴傻傻地跟在后面。

来到波折的曲廊,神女皱眉,对身边侍女道:“若何这里竟有凡人气息?”

神女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将痴傻的费生一下子敲醒了:自己这是若何了?难道是借着酒劲起了不该有的心计心境?

眼见侍女已经让侍卫四处搜捕凡人,费生吓得大年夜大气都不敢出,悄悄摸摸地脱离了大年夜大殿,撒腿便交往时的路上奔去。

老翁已在何处等待很久,眼看着费生慌慌张张地奔了过来,老翁问他什么事,费生不住地喘气,说自己已经被人发觉了。

吓得老翁拉着他便走,假如让上界知道自己私自带凡人上来,自己的升仙之路也不要再想了。

老翁照例让费生闭上眼,待费生开展眼,发现天气已经大年夜大亮,自己正站在草庐前面。

费生以为稀罕,不过两个时分而已,是日咋就大年夜大亮了?

老翁道:“西席难道不知,天上一日,果真一年吗,咱们在上面呆了两个时分,这人世早等于良多多少天从前啦。”

说完,老翁又不禁得诉苦道:“西席也太不借鉴了,若何能往神女跟前凑呢,我给你那喷喷鼻喷鼻囊骗骗一样平凡的小仙还可能,在神女面前可就无所遁形了。”

费生倍感忸捏,不住地作揖致歉,老翁摇拍板,无奈地走了。

两天往后,费生再来到花谷,却发现满谷杂草,鲜花、草屋和老翁都消失不见了。

费生痛惜地回去,此后的终生一生没世终生一生没世没世,他都常常在想,这山谷和那天上的街市,终究是其实存在照样自己的梦境呢?

清心故事集:讲古今中外,看人世百态。洗涤心底尘埃,才气清心静念。

本文来源于网络:说说句子网www.suocn.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